日本兽交片

  • <tr id='FLTZqU'><strong id='FLTZqU'></strong><small id='FLTZqU'></small><button id='FLTZqU'></button><li id='FLTZqU'><noscript id='FLTZqU'><big id='FLTZqU'></big><dt id='FLTZqU'></dt></noscript></li></tr><ol id='FLTZqU'><option id='FLTZqU'><table id='FLTZqU'><blockquote id='FLTZqU'><tbody id='FLTZq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LTZqU'></u><kbd id='FLTZqU'><kbd id='FLTZqU'></kbd></kbd>

    <code id='FLTZqU'><strong id='FLTZqU'></strong></code>

    <fieldset id='FLTZqU'></fieldset>
          <span id='FLTZqU'></span>

              <ins id='FLTZqU'></ins>
              <acronym id='FLTZqU'><em id='FLTZqU'></em><td id='FLTZqU'><div id='FLTZqU'></div></td></acronym><address id='FLTZqU'><big id='FLTZqU'><big id='FLTZqU'></big><legend id='FLTZqU'></legend></big></address>

              <i id='FLTZqU'><div id='FLTZqU'><ins id='FLTZqU'></ins></div></i>
              <i id='FLTZqU'></i>
            1. <dl id='FLTZqU'></dl>
              1. <blockquote id='FLTZqU'><q id='FLTZqU'><noscript id='FLTZqU'></noscript><dt id='FLTZq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LTZqU'><i id='FLTZqU'></i>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2018年280項監管政策梳理

                作者/來自:溢銀基金發布日期:2019-01-03

                ??
                正文


                受制於各種因素,2018年的監管環境出現了明顯轉向,這樣一種風口的急劇變化既出乎市場的預料,可能監管決策者本身也始為未及。據統計,2018年全年共有280項監管政策信息(不僅僅是政策文件),其中央行體系主導84項、銀保監會體系主導91項、證監會體系主導83項、其它諸如發改委財政部等32項。

                2018年可以有很多標簽,但從監管的角度來看,2018年則是監管政策轉向最快、預期扭轉最為困難、政策陷阱最為明顯、政策效果大打折扣的一年,這一年我們可以稱之為“救贖之年”,必將在經濟金融史上留下深刻印跡。

                一、全新金融監管架構:一委一行兩會監管體系架構正式形成
                ▲▲▲


                2018年最大的變化在於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簡稱金融委)以及雙峰監管體制的確立(即銀監會和保監會的合並)。

                (一)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正式成立並召開8次會議

                1、2017年7月14日-15日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宣布設立金融委,2017年11月8日金融委宣布成立並召開第一次會議,,同時金融委辦公室與央行同署辦公(央行行長易綱同時擔任金融委辦公室主任)。

                2、自成立大會後,金融委另行召開7次會議,分別於2018年7月2日(明確定期召開全體會議以及不定期召開專題會議)、8月3日、8月24日、9月7日、10月20日(提出三角形支撐框架)、12月20日(資本市場座談會)與12月25日(研究永續債發行事宜)。

                (二)央行可能正在探索重回省分行體制

                2018年11月,據財新網報道,中央編辦調研組已於今年10月下旬對央行大區行恢復省分行體制進行調⌒研,主要內容涉及履職、級別以及將來的職責範圍,初步定於2020年完成改革。事實上,央行重回省分行體制的想法並非近期才有。例如,


                1、2012年,當時央行鄭州中心支行行長計承江表示,撤銷大區分行、恢復省分行體制迫在眉睫。

                2、2016年4月23日,央行召開專家座談會,就即將啟動的金融十三五專項規劃編制工作向專家學者征求意見,認為撤銷大區分行、恢復省分行體制,正是讓金融監管“有力有效”的一項改革。

                3、2016年4月24日,陳雨露在中國金融論壇演講中指出,改革實踐的歷史經驗證明,如果采取大區分行監管體制,顯然不如分省管理體◢制靈活。

                4、2016年4月28日,央行官網公布的巡視整改情況通報,裏面提到“結合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推動恢復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分省管理體制”。

                5、2018年8月,人民銀行工作會議再次提出,推進人民銀行機構按省分設。

                這意味著中國金融管理部門的組織架構調整並不僅僅局限於銀監會和保監會,在成立國務院金融穩委員會、銀監會與保監會合並為銀保監會、銀保監會三定方案明確以及銀保監會和央行交叉制約的體系建立後,央行的運行管理體制變革也開始進入實質性階段,而實行了20年的央行大區分行體制也即將邁入一個新的紀元,重新回到省分行體制的時代。

                (三)銀保正式合並、銀保監會派出機構統一掛牌



                1、2018年3月13日,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提出,擬將銀監會和保監會合並,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原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擔任銀保監會主席並兼任央行黨委書記和副行長,其在3月6日下午舉行的幹部大會上表示,將全力支持易綱履行行長職責。

                2、2018年4月8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完成掛牌儀式。

                3、2018年8月18日,銀保監會 “三定”方案正式々實施。

                4、2018年8月29日銀保監會半年監管工作會議上,正式部署了“三定”方案。

                5、2018年10月8日銀保監會對內宣布了各部門負責人班子的人選。

                6、2018年10月18日上午,銀保監會召集各銀、保監局負責人赴京開會,宣布各銀保監局籌備組負責人名單。

                7、2018年12月17日,銀保監會派出機構統一揭牌成立。

                (四)銀保合並後管轄範圍明顯擴大

                截止目前,中國銀保監會↓目前的管轄範圍包括銀行、信托、保險、金融資產投資、金融資產管理、理財子公司、金融租賃、消費金融、汽車金融、財務公司、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典當行等機構。除管轄範圍擴】大外,考慮到銀保監會主席還兼著央行黨委書記和副行長等因素,中國銀保監會在這一輪的機構架構調整中,可能受益最大、承擔的責任也越來越重。



                1、2018年5月7日,銀保監∏會發布《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產品開發指引》(銀保監發〔2018〕20號)。

                2、2018年5月14日,商務部辦公廳發布通知,已將制定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典當行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職責移交至銀保監會(4月20日起升效)。

                3、2018年5月18日,銀保√監會發布《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業務管理暫行辦法》(銀保監發〔2018〕23號)。

                4、2018年5月30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保險資金參與長租市場有關事項的通知》(銀保監發〔2018〕26號)。

                5、2018年6月29日,銀保監會發布「2018年第4號令(即《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管理辦法(試行)》),明確新成立一個機構,叫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簡稱AIC),和20年前的AMC相比,這將又是一個對整個金融行業產生重大影○響的機構。

                6、2018年8月14日,銀保監會“三定”方案正式實施。

                7、2018年9月13日,銀保監會召開償付能力監管委員會第43次工作會議。

                8、2018年12月2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2018年第7號令)。

                (五)地方金融監管局正式掛牌履責,主管小貸、融資擔保、融資租賃、典當行等金融機構

                根據2017年7月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各地方必須有一個部門專門承接金融監管的職責,職責範圍應主要包括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融資租賃公司、資管公司、典當行等7類具備金融屬性的公司,意味著這些原屬銀保監會監管權限的金融機構將逐步由地方金融監管局負責監管。截至目前各地均已成立了地方金融監管局,主要是基於地方金融辦成立。此前金融辦僅是屬於省政府直屬事業單位,並沒有監管權限,在轉型為地』方金融監管局後,則可以變為省政府直屬機構,預計網貸機構也將逐步納入監管範圍。

                二、金融內外開放並舉:金融業對外開放加速向前、對內約束政策亦有所松動

                ▲▲▲


                (一)對外開放步伐明顯加快,逾35項政策密集出臺

                盡管外圍環境復雜多變,但開放的步伐始終沒有停止,甚至還有加快的趨勢,我們看到央行體系、銀保監會體系和證監會體系分別有14項、5項和9項相關政策信息發布。從內◣容來看,主要在跨境人民幣結算、金融市場放開外資進入、金融機構放開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明確外資投資準入負面清單等四個方面。同時,今年以來還陸續對存托憑證進行了一系列政策規範和鼓勵。

                1、央行主導14項相關政策信息



                (1)2018年1月5日,央行發布《關於進一步完善人民幣跨境業務政策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的通知》。

                (2)2018年3月21日,央行發布2018年7號公告,明確外商投資支付機構準入和監管政策。

                (3)2018年4月11日,易綱行長在博鰲論壇上宣布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具體措施和時間表。

                (4)2018年4月11日,外管局發布《擴大金融市場開放,穩步推進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制度實施》。

                (5)2018年5月3日,央行發布《關於進一步明確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境外證券投資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

                (6)2018年5月18日,央行發布《關於進一步完善跨境資金流動管理,支持金融市場開放有關事宜的通知》。

                (7)2018年5月29日,易綱行長在北京金融街論壇就金融內外開放發表演講。

                (8)2018年6月12日,央行發布《關於人民幣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發(2018)157號)。

                (9)2018年6月12日,央行發布《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外匯管理規定》(外管局2018年第1號公告)。

                (10)2018年6月20日,央行發布《關於完善人民幣購售業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發〔2018〕159號)。

                (11)2018年9月4日,央行、證監會︽發布第14號公告,加強信用評級統一管理、推進債券市場互聯互通。

                (12)2018年9月8日,央行與財政部聯合發布《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債券發行管理暫行辦法》(央行、財政部公告〔2018〕第16號)。

                (13)2018年9月9日,央行、財政部、發改委和證監會發布公告〔2018〕第15號公告,將國際開發機構人民幣債券發行納入境外機構在境內發行債券框架內統一管理,由相關部門在各自職責範圍內分工負責。

                (14)2018年9月20日,央行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金融管理局簽署發布《關於使用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發行央行票據的合▆作備忘錄》。

                2、銀保監會主導5項相關政策信息

                除政策文件以外,今年以來,銀保監會受理和批準了多項市場準入申請。今年4月,借博鰲論壇時機,不僅取消了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還允許外國銀行在境內同時設立分行和子行。特別是,在完成富邦華一銀行籌建重慶分行、工銀安盛人壽保險籌建工銀安盛資產管理、大韓再保險公司籌建分公司等10項市場準入申請審批後,近日又批準香港集友銀行籌建深圳分行、德國安聯保險集團籌建安聯(中國)保險控股。其中,安聯(中國)保險控股成為了我國首家外資保險控股公司。其它相關的開放政策信息簡要匯總列舉如下:



                (1)2018年2月24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修改〈中國銀監會外資銀行行政許可事項實施卐辦法〉的決定》(2018年第3號令)。

                (2)2018年4月27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放開外資保險經紀公司經營範圍的通知》(銀保監發〔2018〕19號)。

                (3)2018年4月27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放寬外資銀行市場準入有關事項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8〕16號)。

                (4)2018年7月17日,銀保監會發布內地和香港償付能力等效評估框架下再保風險因子方案。

                (5)2018年8月23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廢止和修改部分規章的決定》,廢止《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管理辦法》;取消《中國銀監會中資商業銀行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中國銀監會農村中小金融機構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和《中國銀監會非銀行金融機構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對外資入股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股比限制;明確外資入股的中資銀行的監管屬性和法律適用問題;明確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中資銀行,除需符合相關的金融審慎監管規定外,還應遵守我國關於外國投資者在中國境內投資的外資基礎性法律。

                3、證監會主導▃9項相關政策信息

                我們看到,今年對外資開放的力度明顯提升,以近期的數據為例。今年12月21日、28日和29日分別受理了華勝國際證券、瀚華證券和方圓證券的設立申請,也批準了渣打銀行(中國)的公募基金托管資質申請等等。



                (1)2018年3月27日,交易商協會發布細則,明確境外評級機構可在境內開展債券信用評級業務。

                (2)2018年4月20日,證監會發布《證券基金經營機構使用香港機構證券投資咨詢服務暫行規定(征求意見稿》)》。

                (3)2018年4月28日,證監會發布《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40號)。

                (4)2018年5月4日,證監會發布《證券公司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設立、收購、參股經營機構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

                (5)2018年5月21日,證監會發布《存托憑證登記結算業務細則(征求意見稿)》。

                (6)2018年5月22日,中國結算發布《H股“全流通”試點業務指南(試行)》。

                (7)2018年6月6日,證監會發布《存托憑證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試行)》(證監會令第143號)。

                (8)2018年6月14日,證監會發布《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上市後持續監管實施辦法(試行)》(證監會2018年第19號公告)。

                (9)2018年6月15日,證監會發布《關於商業銀行擔任存托憑證試點存托人有關事項規定》(證監會2018年第21號公告)。

                此外,2018年6月28日,發改委、商務部發布《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在22個領域對外資進行了開放。2018年12月21日,發改委和商務部發布《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8年版)》,推進“全國一張清單”管理模式,清單以外的行業、領域、業務等,不得設置市場準入審批事項,各類市場主體皆可依法平等進入。

                (二)異地持牌機構相繼獲批、對內約束政策亦有所松動,推動解決銀行“起點不公”的問題

                在對外開放步伐不斷加快的同時,對內政策亦有所松@動。以異地持牌機構為例,自17年5號文和18年4號文以來,監管層面對異地非持牌機構的監管日益趨嚴,2018年1月18日銀監會城市銀行部就城商行異地非持牌機構情況開展調研,隨後一系列地方性銀行的異地非持牌機構開始撤離,但也有一些銀行賴著不走、以期等待政策放松,現在看來,這些銀行的等特得到了回報。



                1、2018年九江銀行、上饒銀行、贛州銀行、江蘇銀行、杭州銀行與寧波銀行的資金專營機構相繼獲批。

                2、2018年12月20日晚間(周四),上海銀行發布公告稱收到《中國銀監會溫州監管分局關於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分行開業的批復》(溫銀監復【2018】203號),同意該行溫州分行開業。事實上,自2011年城商行異地設立分支機構被叫停後,截止目前也僅⌒ 有2014年的天津銀行、重慶銀行、北京銀行和2018年的上海銀行設立跨省分行的申請得到獲批。巧合得這些銀行均地處直轄市,且獲批籌建的跨省分行均未獲批開業。據悉,目前監管層面可能正在籌劃按照直轄市、經濟緊密區(如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等)等進行分批放開城商行的異地經營限制。

                3、2018年12月19日-21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發展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推動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 業務逐步回歸本源”。

                4、2018年12月29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規範銀行業金融機構異地非持牌機構的指導意見》(銀保監會(2018)71文),明確表示對異地非持牌機構不搞“一刀切”政策。

                考慮到現階段城商行中已有北京銀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的總資產規模超過2萬億元、南京銀行和寧波銀行的總資產規模超過1萬億元以及其它一些銀行可能會被納入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行列等實際情況,我們認為較大城商行的經營限制放開很可能是趨勢,特別是在對外開放不斷加快、力度加大的情況下,對內限』制顯得不合適宜,很容易造成起點的不公平。

                三、真資管與理財子公司元年:整整一年有余,大資管行◆業近60項監管政策信息陸續落地
                ▲▲▲


                2018年無疑是真資管元年,亦是理財子公司元年。

                (一)大資管元年:逾15部大資管行業政策文件相繼發布

                從去年的11月17日至今年的12月2日,整整一年有余,除一些具體配套細則外(如凈資本管理辦法、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等等)整個大資管行業的主要政策規範文件便已基本發布完畢。具體包︽括行業指導規範(106號文),商業銀行理財、理財子公司、證監體系私募資管、證監體系券商大集合資管等等。


                1、2017年11月17日,一行兩會、外管局等發布《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

                2、2018年4月3日,央行發布《關於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工作的通知》,先於資管新規對互聯網資產管理業務〓進行規範。

                3、2018年4月27日,一行兩會、外管局等發布《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106號)。整個資管行業進入落地執行的具體階段。

                4、2018年5月30日,證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貨幣市場基金互聯網銷售、贖回相關服務的指導意見》

                5、2018年7月20日,針對實體經濟融資需求的嚴重沖擊,央行發布補丁文件《關於進一步明確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略有放松。

                6、2018年7月20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國證監會發布《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及《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

                7、2018年8月18日,信托行業資管新規過渡期指導意見發布,對事務管理類業務進行善意和惡意的劃分,進一步明確家族信托不適用資管新規。

                8、2018年9月28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2018年第6號令)。

                9、2018年10月22日,證監會發布151號令《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和2018年第31號公告《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

                10、2018年10月19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

                11、2018年11月28日,證監會發布2018年第39號公告,即《證券公司大集合資產管理業務適用< 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操作指引 》,明確大集合資管產品對松公募基金。

                12、2018年12月2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2018年第7號令)。

                13、央行發布《關於黃金資產管理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銀辦發(2018)215號)、《金融機構互聯網黃金業務管理暫行辦法》(銀辦發(2018)221號)、《黃金積存業務管理暫行辦法》(銀辦發(2018)222號)等黃金資管業務三大件。

                (二)逾42項擾政策信息推動大資管行業

                1、中基協頻繁發聲:釋放15個導向政策信息,私募監管愈發嚴格

                除一行兩Ψ 會以外,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簡稱中基協)可能是今年最為忙碌的監管機構,不斷向市場釋放政策信息,對私募機構的監管也越來越嚴格。例如,


                (1)2018年2月10日,明確2018年重點針對管理非標債權、存在風險線索和集團化、跨區以及兼營類金融業務的私募基金Ψ進行檢查。

                (2)2018年4月13日,表示後續將配套資管新規落地四大任務。

                (3)2018年4月21日,表示將針對股權、債權、收益權三類投資提出更有針對性的登記備案須知。

                (4)2018年5月17日,表示普通開放式基金單一投資者持有基金份額的比例不能超過30%(含),否則無法備案成立。

                (5)2018年5月21日,表示建議制定大類資產配置管理辦法,構建資管╲三層架構。

                (6)2018年5月21日,呼籲銀行和券商不應當拒絕代銷或發行私募產品。

                (7)2018年5月29日,正研究推進收益權投資相關問題,積極做好與資管新規的銜接工作。

                (8)2018年6月21日,進一步明確私募REITs產品備案標準,滿足真實現金流、封閉運行、真實隔夜、只能初次證券券、資金投向合規等條件。

                (9)2018年8月9日,要求多家私募機構限期提交法律意見書。

                (10)2018年8月10日,暫停私募基金雙管理人模式的產品備案,同時收緊由非GP擔任管理人的合夥型私募基金。

                (11)2018年8月29日,下發私募登記備案問答十五,明確了私募資產配置類管理人登記的條件以及發行資產配置類基金產品的要求。

                (12)2018年10月19日,就“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參與上市公司並購重組”相關問題答記者問。

                (13)2018年10月21日,對私募基金和資產管理計劃特別提供產品備案及重大事項變更的“綠色通道”服務

                (14)2018年11月14日,中基協黨委書記、會長洪磊指出今年底將正式發布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人會員信用報告標準。

                (15)2018年11月20日,中基協發布《私募投資基金命名指引》,不得含有“安全、保險、避險、保本、穩贏”等字樣,不得冒然使用“最佳業績、最大規模、名列前茅、最強、500倍”等字樣,不得使用“資管計劃、信托計劃、專戶、理財產品”等與金融機構資管產品混淆的字樣,不得非法使用知名人士姓名、知名機構的名稱或商號。

                2、過渡期整改收緊:資管行業15大相關政策●信息擾動市場

                除以上幾部正式政策文件外,關於資管新規的其它一些政策信息從未停歇,主要集中在大資管行業的過渡期整改方面。



                (1)2018年4月3日,央行發布《關於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工作的通知》,先於資管新規對互聯網資產管理業務進行規範。

                (2)2018年5月10日,監管機構就資管新規給出意見,要求必須提前完成整改,新增資產必須對應新產品。

                (3)2018年5月14日,監管機構正計劃限制部分結構性存款產品的發行。

                (4)2018年5月16日,部分機構因合格投資者的標準認定問題,被中基協暫停銷售私募產品。

                (5)2018年5月17日,靈活配置類混合型基金和∩量化基金可能被暫停審批。

                (6)2018年5月21日,監管部門窗口指導基金公司,要求分級基金』需要提前完成轉型。

                (7)2018年5月21日,帶有“人工智能”字樣的基金產品被拒絕備案。

                (8)2018年5月24日,深圳證監局:嚴控私募資管產品新增流動性風險,持續推進資管業務打破剛性兌付

                (9)2018年5月30日,證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貨幣市場基金互聯網銷售、贖回相關服務的指導意見》

                (10)2018年6月1日,證監會通過修訂資管月報填報指引的形式按照資管新規的要求〇進一步明確了非標資產,並進行列ζ 舉。

                (11)2018年6月5日,地方證監局要求按期限上報資產管理業務整改方案

                (12)2018年6月11日,部分金融資產交易所接近監管口頭通知,要求不能面向個人投資者募集資金。

                (13)2018年7月5日,北京銀監局對未進行向上穿透的兩家信托公司開出罰單。

                (14)2018年12月7日,銀保監會♀官方網站公布10張罰單,其中有6張涉及到銀行理財,這應該是今年下半年以來銀保監會層面首次開出並公布的【罰單。

                (15)2018年12月12日,監管部門對已發或擬發養老目標基金的公司進行窗口指導,要求對養老目標基金單獨設置考核機制,重點考核基金經理3年及以上中長期業績,不再進行短期業績評價和宣。

                3、配套設施逐步完善:大資管行業12大配套實施陸續推進在正式監管文件之外,相應的配套政策緊緊跟隨,主要包括銀登中心、中國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中信登、中國信托業協會、中保登等負責基礎設施領域的主管部門。



                (1)2018年4月9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全面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工作的意見》,統一大資管行業信息統↙計工作。

                (2)2018年5月25日,銀登中心召開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業務信息披露與估值工作座談會。

                (3)2018年6月12日,銀登中心發布《關於信貸資產登記流轉業務標準合同文本(2018年6月修訂版)》及《主協議(2018年6月修訂版》的通知。

                (4)2018年6月20日,中保保險資產登記交易系統有限公司(簡稱中保登)正式對外發布首批業務制度。

                (5)2018年6月27日,央行發布《關於進一步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識別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明確公司、合夥企業、信托、基金開戶均需穿透識別受益所有人。

                (6)2018年7月15日,中國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董事長梅世雲表示,自2018年10月1日起,將對所有新發行的銀行理財產品實行投資人信息登記。

                (7)2018年8月7日,中信登發布《信托登記管理細則》,對五大信托登記類型的操作流程進一步細化。

                (8)2018年9月18日,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信托公司受托責任盡職指引》

                (9)2018年9月26日,銀登中心成立信貸資產流轉業務法律專業委員會和會計專業委員會。

                (10)2018年9月19日,中國登記結算發布關於修訂《特殊機構及產品證券賬戶業務指南》的通知,對其開立證券賬戶的規則要求進行了調整,明確了統一賬戶開立要求。

                (11)2018年10月8日,銀登中心召開信貸資產流轉業務法律專業委員會、會計專業委員會座談會,組織法律、會計專家簽署《關於三種信貸資產流轉業務模式的法律關系和破產隔離問題的備忘錄》和《關於三種信貸資產流轉業務模式會計問題的備忘錄》,就信貸資產債權轉讓、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信貸資產信托受益權轉讓三種業務模式中的相關法律意見和會計處理達成共識。

                (12)2018年11月26日,一行兩會和外管局聯合發布了《關於印發<金融機構資產管理產品統計制度>和<金融機構資產管理產品統計模板>的通知》(銀發[2018]299號)。

                (三)理財子公司元年:27家已公示,2家已獲批

                自資管新規發布後,商業銀行便開始蠢蠢欲動申請設立理財子公司,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發布後,這一進程開始明顯加快。截止目前,共有27家銀行明確宣布設立理財子公司,分別為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郵儲銀行、招商銀行、興業銀行、民生銀行、浦發銀行、中信銀行、平安銀行、華夏銀行、光大銀行、廣發銀行、北京銀行、江蘇銀行、南京銀行、寧波銀行、徽商銀行、杭州銀行、青島銀行、重慶銀行、長沙銀行、廣州農商行、順德農商行。其中,包括全部國有6大行、9家全國股份行、10家城商行和2家農商行。

                2018年12月26日,中國銀保監會正式批準建設銀行和中國銀行理財子公司的設立申請。除此之外,我們預計業內還有近30家銀行在籌劃設立理財子公司,加在一起約有50家。從這個角度來看,2018年無疑又是理財子公司元年,2019年申請設立和獲批的步伐將會進一步加快。


                四、穩定預期、拯救經濟:抵不住的預期扭轉、數不清的政策洪流
                ▲▲▲


                2018年6月12日,中國央行公布5月份社融數據,今年5月社會融資規模新增7608億元,較4月的15604.75億元大幅下降近8000億元(7996.75億元),較去年同期也下降達3022.89億元。社融數據幾乎腰斬的局面引發對實體經濟流動性的擔憂,再加上消費與基建投資增速均創低位,央行及銀保監會等相關政府部門,一改之前一刀切的政策導向,積極向金融體系提供資金,以期能夠註入到實體經濟,解決實體經濟所面臨的困境,穩定市場預期。

                (一)15次領導講話,能否穩定市場預期?

                今年的形勢促使決策層領導紛紛向市場傳遞穩定預期,但效果似乎並不明顯。


                1、2018年4月10日-11日是的博鰲論壇,習近平總書記、央行行長紛紛宣布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政策導向和具體措施及時間表。此外,易綱行長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分論壇上還就“貨幣政策正常化”進行問答。

                2、2018年5月29日,易綱行長在北京金融街論壇就金融內外開放發表演講。

                3、2018年6月14日,易綱行在陸家嘴論壇發表主旨演講,提出“幾家擡”解決小微企業融資問題的思路。

                4、2018年6月14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陸家嘴論壇上發布重要演講。

                5、2018年6月18日,人民銀行接受《金融時報》采訪,就近期(特別是社融腰斬)的一些金融市場熱點給出解讀。。

                6、2018然後7月3日,易綱行長就近期外匯市場情況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

                7、2018年7月5日,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接受了《金融時報》記者的采訪,就當前中美貿易摩擦等當前經濟金融界關心的幾個熱點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8、2018年10月14日,易綱行長在2018年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發言及答記者問,就中國經濟(包括貨幣政策等)和中美貿易摩擦等問題發表看法。

                9、2018年10月19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接受人民幣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采訪,就股市、民營企業、國進民退以及當前的經濟金融形勢和產業結構變化發表看法。

                10、2018年10月19日,央行行長易綱就近期股市情況接受金融時報采訪。

                11、2018年10月19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就有關當前金融市場等問題接受中國證券報采訪。

                12、2018年10月19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就市場關註問題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

                13、2018年10月20日,習近平在給民營企業家回信中指出任何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和做法都是錯誤的。

                14、2018年10月26日,在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對試圖做空人民幣的勢力喊話,並再度強調中國不會搞競爭性貶值,近期人民幣有所貶值為多因素共同作用。

                15、2018年12月13日,央行行長易綱做客新浪.長安論壇,針對民營↑經濟、影子銀行、貨幣政策以及不規範的ABS業務等表達了觀點。

                (二)近百項政策措施能否拯救實體經濟?

                2018年以來共有百項政策措施的出臺是為了拯救實體經濟,其中前三季№度不到50項,四季度以來便已有50余項政策。這些政策不乏一些窗口指導等強行扭轉政策,如一二五目標、降低利潤增速、貸款利率環比不得上升、小微企業的兩增兩控、MLF資金定向投放等等。

                1、由於風險偏好依然處於較低位置,我國很可能已經落入預期很難扭轉的“政策性陷阱”

                經濟金融學有一個理論叫“流動性陷阱”,即當利率處於極低水平時,任何貨幣量的增加均會被以“閑置”的方式吸收,而不會投入到實際生產中,即單靠貨幣政策無法達到刺激經濟的目的,貨幣政策◇失效。

                我們認為這個理論用在今年7月以來的一系列政策上也頗為恰當。即當市場主體的風險偏好處於較低№位置時,經濟政策將很難再起到重振經濟的作用,也就是所謂的“政策性陷阱”。回顧2017年的三三四、2017年下半年的資管新規、2018年初的4號文和流動性新規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信托與保險業檢查行動等等,一系列的監管政策已經明顯壓制了市場主體的風險偏好,實體經濟難以從表外渠道獲得資金(即便是高成本),商業銀行等不敢向房地產、國有企業以及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增量授信。

                因此,在投融資主體的風險偏好均處於較低位置的情況下,單單依靠經濟金融政策是很難達到效果的,或者說單單依靠“吸毒”式的政策很難達到效果】,必須借助於持續的經濟政策才有可能真正扭轉這種現狀,比如持續性的減稅減負、市場主體真正市場化運作以及房地產與地方政府剛性兌付的徹底打破,否則市場上仍很有可能會將一系列的政策視為權宜之計。

                2、政策的反復性很容易引起預期的不穩定性,並使市場預期逐漸趨於麻木、後續愈發難以扭轉。

                真正扭轉市場預期的政策應具有長期性和可持續性兩個特征。但是從目前來看,近期推出的一些政策不具呈現短期性特征,還具有一定的反復性。以下三個事件便足以說明。


                (1)地方國企及地方政府紛紛成立專項資金(基金)接手處於困境的民營上市企業,這本身就具有薅羊毛的短期性特征。

                (2)銀保監會要求加大保險資金財務性和戰略性投資優質上市公司力度,並允許保險資金設立專項產品參與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質押流動性風險,不納入權益投資比例監管。該項政策與之前保險公司大量舉牌上市公司受到政策壓制相比,具有明顯的反復性。

                (3)證監會表示,對那些被否的IPO企業將給予特殊照,將IPO被否企業籌劃重組上市的間隔期從3年縮短為6個月。

                從市場預期的角度來看,穩定性和可持續性是最根本的支撐要素,但是從近一周所出臺的諸多政策來看,這兩個要素均不具備。

                細想來看,政策資金在政策底部進入,一旦市場開始明顯回暖,政策資金被要求退出時,則意味著政策資金在新一輪的短期牛市中將大賺一筆。當股市再次下行時,政策資金再次進入,如此反復的過程所造成的市場心理陰影必然長久揮之不去。

                3、私募基金在這次政策浪潮中被寄予厚望,國有大行很可能再次成為贏家

                從救市的角度來看,現階段的政策出發點主要以成立專項基金和鼓勵私募基金為基礎,對受困的上市企業進行流動性解困。而這裏可以發揮重大作用的基金類型主要包括地方政府管理的各類基金、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私募創投基金、券商資管產品、民營企業發展支持基金、債券投資基金等等。

                由於私募基金和資產管理計劃的產品備案和重大事項變更均有“綠色通道”服務等政策層面的支持,因此意味著私募基金後續會有一系列的動作,包括參與上市公司並購重組、提供流動性支持等等。事實上,私募基金規模在今年4-9月期間一直維持在12.5-12.8萬億元之間,特別是今年7月、8月和9月的私募基金規模分別為127864億元、127968億元和128019億元,幾乎沒有任何增長。但是,其中的私募股權創投基金一直保持著平穩增長,特別是近期的一系列支持政策的鼓勵以及考慮到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辦法正式稿即將正式發布等因素,預計私募¤基金規模在未來會打破現有的平靜,開啟一波新的增長過程。

                此外,我們認為,這一波救市中,銀行體系中的國有大行將很有可能再次成為贏家。因為今年8月以業,銀行業機構開始正式進軍私募行業,特別是國有大行。例如,2018年8月3日,工商銀行全資子公司工銀金融資產投資拿到私募牌照;2018年8月27日,農業銀行全資子公司農銀金融資產投資也完成私募備案;2018年9月29日,建設銀行旗下的建信金投基金管理(天津)也完成私募備案登記。因此,寄希望於私募基金挽救困局的政策當局無形之中使國有大行再次在私募領域成為贏家。

                4、商業銀行後續需要將授信業務對象按規模和企業性質進行劃分、建立★民營企業“白名單”

                國務院副總理10月19日明確指出,目前有些機構的業務人員對給民營企業貸款在政治上是有風險的認識和做法是完全錯誤的。同時國務院金穩委明確要進一步完善商業銀行考核體系,提高民營企業授信業務的考核權重。這意味著商業銀行在對小微企業授信堅持“三個不低於和兩增兩控”的基礎上,後續還需要將民營企業的授信情況納入。

                商業銀行在授信業務對象進行分類時,需要考慮兩個維度,第一個維度是按規模高低劃分為大中型企業和小微企業,第二個維度是按企業性質劃分為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在這兩個維度基礎∞上,還應按照行業等進一步細分,建立民營企業“白名單”。特別是進入11月以來,建行26條、工行10條、農行 22條、中行10條、浙商 銀行40條等業內民營企業策略陸續分布。再加上今年10月以來已經有90單CRMW創設或進行了配售等等,均表明商業銀行後續急需梳理授信業務在國營企業和民營企業的分布情況,並根據行業等其它維度進一步貫徹優中選優的原則。

                5、建議商業銀行對新成立的保險資管、證券業資管、民企債券融資計劃等投資標的保持關註

                經濟基本面下行和實體經濟風險逐漸暴露的情況下,小額分散類零售和風險較低的同業類資產成為了商業銀行當下最主要的投資標的。不過,在此輪救市過程中,政策有意在推動一些新的產品成立,如央行主導成立的民企債券融資計劃、銀保監會主導成立的保險資管計劃、支持民營企業的證券業資管計劃、證券公司牽頭成立的發展基金、定向可轉債等等。

                我們能夠看到,中國人壽資管成立了首次紓困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的保險資管產品主要面向保險資金、社保基金以及金融機構發行的々資產管理產品,而證券業發行的民企資管計劃也有意在吸納銀行、國有企業、保險的資金加入,上市公司自身發行的定向可轉債也帶有進一步試點的味道。

                我們認為,依照商業銀行現行的風險管理體系,目前這幾類產品可能均無法達到要求,特別是商業銀行自有資金的參與方式、資本計提等方面。但是,考慮到民企債券融資計劃的資金優勢、保險資管產品對№投資項目的高標準以及較長期限、證券業私募基金對↓標的公司的甄選能力等方面的特點,後續建議保持關註,並適時跟進,特別是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的投資標的可以考慮。

                6、除私募基金外,保險業也被委以重任

                在證監體系下的各類私募基金、資管計劃等紛紛成立時,銀保監體系並未旁觀。


                第一,2018年10月25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設立專項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允許保險資管設立專項產品,來化解優質上市公司股票質押流動性風險,並且不計入Ψ權益投資比例。

                第二,2018年10月26日,銀保集體利益會發布《保險資金投資股權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通過“負面清單+正面引導”機制提升保險資金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不再限制財務性股權投資和重大股權投資的行業範圍。

                第三,2018年10月29日,中國人壽資產管理公司成立保≡險行業首只參與化解股票質押風險專項產品(即“國壽資產——鳳凰系列產品”),目標規模200億。

                這意味著曾經被證監會主席公開批判為“害人精”的保險資金重新擡頭,專門保險產品有點類似於之前備受批判的萬能險,預計之後保險公司會抓住此次政策良機,成立以保險專項計劃為主的各類專門保險產品。

                7、地方融資平臺限制有所放松,但責任仍⌒無法厘清、打破剛兌勢在必行

                2018年10月31日,國務院發布《關於保持基建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國辦發101號文),要求金融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融資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不得盲目抽貸、壓貸或停貸,防範存量隱性債務資金鏈斷裂風險。並指出,在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規模的前提下,對存量隱性債務難以償還的,允許融資平臺公司在與金融機構協商的基礎上采取適當展期、債務重組等方式維持資金周轉。

                事實上從7月2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開始,關於保障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合理融資需求的政策就已經不斷被提及。不過可能實際執行的效果並不好,因此101號文對此進行了細化,但依然保持著謹慎態度。其中文件中有一句話即“地方政府以出資額為限承擔責任”,意味著地方政府仍不會對融資平臺進行兜底,這對於商業銀行的業務拓展無形之中形成了一個實質性障礙,相關方的責任仍然沒辦法厘清。

                此外,101號文要求在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規模的前提下,對存量隱性債務難以償還的,允許融資平臺公司與金融機構協商的基礎上采取適當展期、債務重組等方式維持資金周轉,這實際上就是“無還本續貸”的翻版,同時意味著對地方融資平臺的增量業務仍然保持高壓態勢。

                8、後續需要把資本市場投行業務作為重點

                例如,中國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近日表示,“資本市場出現波動比較大、行情不太好的時候,是企業做並購重組的最佳時機,且後續的並購重組將主要集中於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新材料、環保、新能源、生物產業等等”,在這些領域,證監會將會開“綠燈”。

                因此,中國股票市場風波再起、國企改革的深入推進以及上市民營企業的紓難解困均需要資本市場業務的支撐,這裏面包括並購重組、股票回購、員工持股、發生債券、募集資金等等,對於商業銀行而言,這裏面同時也意味著諸多機會,如為積極參與並購基金的設立、為上市公司回購股票和認◣購配套工具等提供資金、為並購重組提供咨詢等投行服務、發債資金的募集托管等等。

                9、應當明確救助民營企業並不是政府兜底

                縱覽今年四季度以來的52項金融政策信息,政府及一行兩會等紛紛成立各類救助民營企業的私募基金,似乎是政府考慮為民營企業的融資兜底。但是這些基金成立的目的也只是起到撬動其它社會資金的目的,且政府目前在打破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剛性兌付,對於民營企業當然也不會例外。因此,應當明確◥得是,政府救助絕對不是為民營企業融資兜底,商業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在救助或參與民營企業融資時,仍應按市場化原則進行。

                (三)創歷史紀錄:央行推出逾15項逆周期調節政策

                除發布政策文件以外,央行今年在貨幣政策上也是將所謂的“逆周期政策”發揮的淋漓盡致,統計下發現今年以來央行共推出了超過15項逆周期調節政策,創下歷史紀錄。

                1、通過降準、創設民企債券融資工具和TMLF等9項舉措釋放流動性



                (1)2017年12月29日,央行決定建立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CRA)。

                (2)2018年4月17日,央行明ω確將於2018年4月25日落實置換MLF定向降準。

                (3)2018年6月1日,央行決定適當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範圍,新納入中期借貸便利擔保品範圍的有:不低於AA級的小微企業、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A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優先接受涉及小微企業、綠色經濟的債券),優質的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

                (4)2018年6月24日,央行決定通過定向降準0.5個百分點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

                (5)2018年7月18日,網傳央行窗口指導銀行,將額外提供MLF資金,用於支持貸款投放和信用債投資。其中,對於貸款投放,要求較月初報送貸款額度外的多增部分按1:1給予MLF資金,多增部分ζ 為普通貸款,不鼓勵票據和同業借款;對於信用債投資,AA+及以上評級按1:1比例給予MLF,AA+以下評級按1:2給予MLF資金,且要求必須為產業類(不包括金融債)。

                (6)2018年7月25日,部分銀行接近央行通知,從2018年二季度起,下調MPA考核中宏觀審慎資本充足率的結構性參數和信貸順周期貢獻度參數,適度放寬對銀行考核要求。

                (7)2018年10月7日,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10月1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當日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

                (8)2018年10月22日,央行ㄨ明確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

                (9) 2018年12月19日,央行針對全國性銀行和大型城商行創設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argeted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TMLF),期限一年,可以續兩次(實際為3年),利率水平較MLF低15個基點,同時針對中小金融機構提供1000億元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

                2、通過離岸發行央票、調節外匯風險準備金和逆周期系數等來穩定外匯市場

                人民幣匯率在今年呈現更大的波動和起伏,全年貶值5%以上,並且呈現超過11%的波動幅度,且在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加大、預期急劇下滑之時趨勢貶值特征異常明顯。除之前對過在香港發行票以及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我和逆周期系數等舉措穩定外匯市場外,央◆行副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也於10月向市場做空投機者喊話。

                第一,2018年8月3日,央行決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

                第二,2018年8月24日,央行決定,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行重♀啟“逆周期因子”。8月份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行陸續主動調整了“逆周期系數”,以適度對沖貶值方向的順周期情緒,目前絕大多數中間價報價行已經對“逆周期系數”進行了調整。

                3、通過加入貸款核銷、ABS以及地方政府專項債等項目完善社融口徑5月份和10月份的社融數據繼續不及預期。考慮在資產質量壓力繼續增大、監▓管鼓勵風險充分暴露的前提下,貸款核銷的力度也會明顯加大。同時資產證券化全年發行規模接近2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量也大幅增加等因素,一定程度上使得實體經濟融資數據有所失真,因此央行今年也順勢調整了社融↑口徑,但整體上看,並沒有改變趨勢。我們推測,後續很有可能會將私募基金等納入社融口徑。

                第一,2018年8月13日,央行表示,自2018年7月起,人民銀行完善社會融資規模統計方法,將“存款類金融機構資產支持證券”和“貸款核銷”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在“其他融資”項下反映。

                第二,2018年10月17日,央行表示,自2018年9月起,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

                五、打破剛兌、亂象整治、加∞強管理與補短板並存:近60項政策信息出臺
                ▲▲▲


                (一)打破剛兌:一直在路上,6項舉措警鐘長鳴

                雖然政策層面有所放松,但打破剛兌是長期戰略決策,並未有所動搖。監管部門也期望通過懲罰性措施以示警戒。



                1、2018年5月24日,深圳證監局表示,將嚴控私募資管產品新「增流動性風險,持續推進資管業務打破剛性兌付。

                2、2018年7月17日,財政部在官網分別公開了針對廣西、雲南、寧波和安徽四地違規舉債及處理情況。具體違規事項包括以公益性資產違規融資、通過信托產品違法違規舉債、以BT方式違法違規舉債、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違法違規舉債。

                3、2018年8月31日,銀保監會下相關銀監局依法對內蒙古、江西、河南、廣東、四川等5家☆省聯社現場檢查發現的違法違規問題進行了行政處罰。

                4、2018年9月13日,財政部官網刊載湖南集中問責邵陽市、湘陰縣和長沙縣三地因違法違規舉債問題。

                5、2018年9月13日,銀保監會官網刊載“處置1家銀行及7家信托機構違法違規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資的情況”,包括交能銀行池州分行、國通信托、光大興隴信托、國民信托、陸家嘴國際信托、萬向信托、中江國際信托和中泰信托。

                6、2018年9月25日,審計署發布2018年第48號公告《2018年第二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結果》,發現有6個省/自治區的9個市縣(區)以簽訂政府購買服務協議等方式,共形成地方政府隱性債務88.63億元。

                (二)亂象整治:11部文件規範互聯網與民間借貸

                互聯網與民間借貸今年以來被列入專項整治範圍,監管部門累計發布9部文件進行規範。


                1、2018年5月4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規範民間借貸行為、維護經濟金融秩序有關事項的通知》(銀保監發〔2018〕10號)。

                2、2018年5月11日,央行發布《互聯網黃金業務暫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

                3、2018年5月21日,銀保監會發布《銀行業金融機構數據治理指引》(銀保監發〔2018〕22號)。

                4、2018年6月29日,央行發布《關於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銀辦發(2018)114號文)。

                5、2018年7月9日,央行會同相關成員單位召開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下一階段工作部署動員會。

                6、2018年7月13日,央行有關部門負責人就整治拒收現金有關問題答記者問,明確任何單位和個人在推廣非現金支付工具時,不得炒作“無現金”概念。

                7、2018年8月7日,銀保監會印發《關於銀行業和保險業做好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有關工作的通知》。

                8、2018年8月15日,全國P2P網貸整治辦向各省市下發《關於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披露了108條檢查項目的問題清單。

                9、2018年10月10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聯合發布《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試行)》。

                10、2018年11月10日,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聯合發布《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試行)》.

                11、2018年11月29日,央行發布《關於支付機構撤銷人民幣客戶備付金賬戶有關工作的通知》(銀支付(2018)238號)。

                (三)加強管理:4項舉措限制場外期權業務

                上半年,監管部門集中規範場外期權業務,資管新規後,商業銀行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也受到相應限制。


                1、2018年1月16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印發<衍生工具交易對手違約風險資產計量規則>的通知》。

                2、2018年4月10日,證券業協會創新部明確暫停證券公司與私募基金開展場外衍生品業務。

                3、2018年5月11日,證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證券公司場外期權業務監管的通知》。

                4、2018年5月30日,證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證券公司場外期權業務自律管理的通知》,未能成為交易商的證券公司不得與客戶開展場外期權業務。

                (四)回歸本源:12月以來多指向通道類ABS、同業貸款ABS、理財資產ABS等違規ABS業務

                這部分內容詳見我們12月28日的報告“2018年ABS市場全面回顧與2019年展望”。

                根據我們的匯總統計,2018年以來與ABS相關的政策信息共有19個。其中,進入12月以來,關於ABS的政策信息多為回歸本源,鼓勵真實的ABS業務,對於通道類ABS業務、同業貸款類ABS、銀行理財資產為基礎的交易所ABS等進行了規範。這裏面的信息可以進一步參考12月12日洪磊的講話內容、12月20日的窗口指導、12月23日易綱行長的講話以及12月24日證監會發布的《資產證券化監管問答(二)》。總的原則是:


                1、同業貸款類ABS、理財資產為基礎的交易所ABS等本質上為同業業務的資產支持證券受到窗口指導和約束。

                2、沒有進行真實出售和風險隔離的ABS業務受到了政策層面的關註,預計後續會有相應的規定出來。

                3、對於通道類ABS業務(管理人主要為證券公司和基金子公司)進行處罰。

                4、對於證券類產品,在安全墊設計、費用回撥機制、業績報酬提取機制和結構化收益安排分配機制等作出約束和限制,且基礎資產只能證券化一次,即限制ABS的杠桿行為和信息披露行為。

                因此,我們預計後續還將有更多的針對性規定出臺。

                例如,



                2018年12月12日,中基協會長洪磊在會議上的講話內容,表示將更新產品備案須知。

                2018年12月13日,易綱行長在新浪.長安論壇上點名批評了ABS業務,指出部分金融機構借助資產證券化名義規避宏觀調控和金融監管,實際上並未實現資產的真實出售和隔離,從而埋下風險隱患。

                2018年12月20日,部分銀行接到窗口指導,暫停發行同業貸款類ABS,同時對部分銀行的理財資產轉成交易所ABS產品也進行了限制。

                2018年12月24日,證監會發布《資產證券化監管問答(二)》,針對監管部門如何規範資產證券化業務中個別管理人讓渡管理責任、開展“通道”類業務的情形進行解答。

                (五)彌補短板:21大補短板政策相繼發布

                除資產管理行業♂的政策文件外,還有一些其它重磅政策文件也在今年問世,且大都集中於今年上半年。例如,


                1、2018年1月5日,央行與證監會發布《關於規範債券市場參與者交易業務的通知》(銀發(2017)302號文),302號文主要解決債券交易不規範和加杠桿●兩個問題,重點通過前臺風險隔離、中後臺集中統一、業務實質重於形式進行表內核算、禁止線下和代持交易、嚴控限額比例等方式進行約束。

                2、2018年1月5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進一步加強穿透管理。

                3、2018年1月6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2018年2號文),嚴格限制委托貸款業務資↑金來源。

                4、2018年1月13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2018年4號文)。

                5、2018年2月11日,證監會發布《養老目標證券投資基金指引(試行)》(證監會2018年第2號公告)。

                6、2018年2月27日,央行發布《關於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資本補充債券有關事宜的公◆告》(2018年第3號公告)

                7、2018年3月12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支持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的意見》(2018年5號文)。

                8、2018年4月13日,中債登及上清所官網發ζ布《關於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嘗試解決券商資金池和剛兌兩大問題。

                9、2018年4月13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大額風險監測和防控的通知》

                10、2018年4月27日,央行發布《關於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107號文)。

                11、2018年5月4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

                12、2018年5月9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規範銀行業金融機構跨省票據業務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8〕21號)。

                13、2018年5月18日,國資委、財政部、證監會聯合發布《上市公司國有股權監督管理辦法》。

                14、2018年5月25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

                15、2018年5月30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銀行賬簿利率風險管理指引(修訂)》。

                16、2018年6月29日,銀保監會發布《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管理辦法(試行)》(2018年第4號令)。

                17、2018年9月13日,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明確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到2020年末要比2017年年末降低2個百分點左右。

                18、2018年11月2日,央行發布《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

                19、2018年11月19日,發改委發布《關於鼓勵相關機構參與市場化債轉股的意見》(發改辦財Ψ 金(2018)1442號)。

                20、2018年11月27日,央行發布《關於完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301號文)。

                21、2018年12月21日,發改委、商務部發布《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8年版)》(發改經體〔2018〕1892號)。